每週文章

Go Home

為神受苦

日期:4月30日 2017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基督徒遇見苦難,都會想到神有能力,又愛護祂的子民,卻為何不立即把苦難消除呢?

 

  出埃及記說到耶和華呼召摩西去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當摩西要求埃及法老讓以色列人離開(以獻祭三日為名),法老的對策是加重以色列人勞役的負擔,以前供草製磚,今後不供草但製磚數目相同,可以想見,以色列人要另外花時間和人力尋覓草稭,而埃及國庫則節省成本,用現代眼光,這可看為大幅增加稅收。起因就是摩西對法老的一句話。

 

  摩西本來已經不想當這差使,所以在法老加重以色列民眾負擔後,他抱怨神說:主啊,你為甚麼苦待百姓呢?為甚麼打發我去呢?自從我去見法老,奉你的名說話,他就苦待這百姓,你一點也沒有拯救他們。」(出五23)

 

  摩西的問題也是我們許多人的問題。神的回答是祂要讓法老硬心,好使祂能夠重重地刑罰埃及。法老硬心不讓以色列人走,以色列人就必然會吃苦頭;除非神讓法老一口應承摩西的要求,但這樣的話,若神再要對付埃及,就負上不義之名。神要達到他刑罰埃及的目的,以色列人就要為神的緣故吃一點苦。但其實神為祂子民,已經在降災時把兩族人區隔開,也許我們在恩典下已經少受苦,只是不自知而已。





極端的出路

日期:4月23日 2017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最近看了一本關於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如何崛起的書(Black Flags,只有英文版),寫得很好,作者華里克(Joby Warrick)還獲得2016年新聞普立茲獎。

 

  自2003年美國進攻伊拉克開始,伊斯蘭國從一個東逃西躲的恐怖組織,到今天的領土大過以色列加黎巴嫩,只不過十幾年。作者引述一名追蹤伊斯蘭運動四十年的黎巴嫩分析家說,讓伊斯蘭極端思想崛起的有兩樣東西:美國戰機和阿拉伯監獄,兩者都激起仇恨,後者兼任培訓(314頁)。

 

   西方國家近年不斷受到國內的阿拉伯裔公民襲擊。情報人員研究IS的策略,發現他們最成功的是招募新成員加入組織。IS的招募對象是歐美各國的阿拉伯裔反社會分子,這些青年都有一些輕微罪案的前科,例如偷竊、毆鬥等,這些人本來就喜歡用極端方法解決問題,而IS的一套極端教義,正好讓他們的極端思想和行為得到一條他們以為是正確的出路。一名比利時反恐官員說,他們早就極端,IS使他們成為伊斯蘭化的極端分子。

 

  極端主義的特色是玉石俱焚,這種思想現在隨處可見:恐襲、市民在地鐵自焚、叙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英國脫歐、特朗普的處事手法,都有一種我達不到目的,就一拍兩散的意味。這也許與現代人習慣快速得到結果有關,不願拖拉談判。預料這種態度會繼續甚至加劇,希望大家還記得聖經怎麼說:「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雅各書一19)





屬靈領袖

日期:4月9日 2017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今天要講的屬靈領袖,不是基督教的,而是極端伊斯蘭教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在所有媒體的報導中,一直都被稱為極端組織,是因為其他國家不願意承認它是一個合法政權),它的領袖名為巴格達迪(Baghdadi),是教士世家,也是一名古伊斯蘭教典的博士。

 

  IS的前身名叫「聯合聖戰組織」,領袖是一個讀書不多但狡猾兇殘的罪犯沙卡利(Zarqawi),他成名是因為曾經在鏡頭前,用小刀從後把一名跪在地上的美國青年的頭顱割下來,然後透過互聯網公諸於世。沙卡利也把汽車炸彈和人肉自殺式炸彈恐襲發揮得淋漓盡致,對平民和小孩子也絕不留手,受到各地伊斯蘭教士的猛烈抨擊,認為不單是違反伊斯蘭教義,甚至是魔鬼的罪惡行為。

 

  後來沙卡利被美軍追蹤炸死,巴格達迪上場,當時組織已改名為ISIS。由於他精通教典,解釋伊斯蘭教義時帶着權威。當世界各地的教士指責IS的殘暴行為時,巴格達迪以他的高深學問,為所有的斬首、自殺式炸彈襲擊、綁架勒索、對什葉派教徒和基督徒的殘害、流無辜人血這種種罪行護航,甚至宣告這些行為是伊斯蘭法典所贊同的,繼續吸引各地青年參與聖戰。

 

  屬靈領袖擁有巨大影響力,一但作惡,為禍無窮。現時社會上流行所謂關鍵意見領袖(KOL, Key Opinion Leader),說話動聽,影響力也很大,但願追隨者能分辨是非,以免盲從而不自知。





追本溯源西樵堂

日期:4月2日 2017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約七十年前新中國成立後,很多宣教士從國內撤退到香港,何義思教士也是其中之一。她以廣東佛山的西樵作為基地,開辦孤兒院和教會,也創設手工業協助當地婦女就業。西樵堂就是何義思教士一手創辦的教會,產生過李非吾牧師、簡國慶牧師等影響力甚大的牧者和宣教士。何義思教士來港後,數十位以前西樵堂的會眾要求她繼續牧養,於是成立希伯崙堂,若干年後,希伯崙堂成立了第一間分堂愛民堂。

 

  但西樵堂並沒有停止聚會,到今天依然有幾十位會友,把細小的教會擠得滿滿的,年輕人比例也不少。今年,西樵堂要建堂了,這是何義思教士從十八歲至八十多歲留在中國大地上(包括香港)的另一個果子和里程碑。

 

  追本溯源,愛民堂也希望能夠為西樵堂的建堂作出奉獻,以示對何義思教士和西樵堂福音之根作一點回報。本來西樵堂新堂於昨天舉行奠基禮,但因臨時發現隔鄰的建築佔用了小部分該堂的土地,導致開工文件未能批出。好事多磨,求主施恩保守。

 

  兩三年前去過西樵堂探訪的弟兄姊妹也許仍有印象,新堂地點位於交通幹線旁邊,隔鄰是四五星級酒店,乃是旺地。新堂佔地超過七畝,可建樓面為9000平方米,但第一期只建1000平方米(約一萬呎),教堂可坐三百多人。建成後,堂將成為佛山西樵鎮的一個地標,希望這顆西樵明珠能夠照亮整個地區,讓神的名得到榮耀。






昔日文章

2018     2月
201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201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5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4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     1月     2月
2010     1月
2009     1月     2月     3月     4月
2008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