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文章

Go Home

能保雙手潔淨嗎?

日期:4月28日 2013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羅馬政府派到猶大地的巡撫彼拉多,面對被宗教領袖煽動的群眾,要求他釘死耶穌,他為了要取悅眾人,又不想在他管治的地方生出大事端,就決定釘耶穌十字架。他作決定後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太廿七24)我們都知道彼拉多殺耶穌有點被迫,但他沒有按照公義行事,也是責無旁貸。

 

  承接上兩星期的講道,領袖使用權力,不會只用來執行神的律法,而是濫權以滿足私慾,那麼人被私慾驅使,就會不惜一切爭取權力。摩西領導以色列人出埃及,深以為苦,因為他只有屬靈權柄,對人民有勞無功,自身無所得益,若有別的人可以替代他做領袖,他會欣然讓出位置。但掃羅卻戀棧王位,不惜多次追殺對手大衛,因為權力不是只用來服侍神,而是為他帶來很多利益,因此必須全力維護。

 

  權柄本是神所賜,當權者應當是上帝的用人,使用他的權力去匡正社會、持守公義,所以使徒保羅說,當得稅的,給他納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羅十三7)。但當權力本身腐化,淪為取得個人或所屬集團利益的工具時,權力的神聖性就會失去,無論是使用時還是在取得權力的過程中,都難免涉及種種的扭曲意念及不正當手法,例如上次選舉,支持某黨派的選民也被勸喻受調查時說謊。所以從政者如何保持一雙手潔淨,可能是mission impossible,一件不可能的事。







主權

日期:4月21日 2013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人生的一切問題,都是心靈的問題;一切心靈的問題,都是自我的問題;一切自我的問題,都是生命主權誰屬的問題。

 

  人生一切問題:事業、財務、感情、關係等,所衝擊的都是心靈。

 

  心靈的苦,源於我們放不下自己。自我是一個無底深淵,放什麼下去都填不滿。把神放進去呢?神當然可以填補人一切的需要,但堅持自我的人,連神的一條毛也容不下。

 

  自我會膨漲、縮小、扭曲、變形、破損。這是對健康人性的偏離。最健康的人,是承認世界、萬物和自己是神所創造,知道自己的主權是屬於神的人。但自從亞當和夏娃選擇由自己掌管生命之後,神所創造的人性就萎靡墮落,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展現缺憾和醜陋。近年的科幻電影,例如《黑超特警隊》,時常出現造型創新但形格醜陋的外星怪物。我們的罪性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從神的眼光來看,罪人的自我就像那些外星怪物,也應了廣東俗語所說的,變得「阿媽都唔認得」。

 

  在神的創造中,人有他獨特的位置,但不承認神在我們生命中的主權,不承認神對世界的主權,我們就喪失了這個位置,而人性也開始退化,偏離神愈遠,退化愈大,所展示的罪的形態也更加光怪陸離。







誰人亂政?

日期:4月14日 2013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回歸以來,香港給人一種亂麻麻的感覺,有人怪罪於社會人心轉變,有人認為是因為社會已經政治化,每件事都有政黨政團和社會活動家介入,但究其實,香港亂局,政府要負上主要責任。

 

  以貨櫃碼頭工潮為例。歐美大大小小的罷工常有發生,機場地勤、碼頭工人、學校老師、政府文員、公車司機、郵差、清道夫,誰不曾為爭取薪酬福利而罷過工、示過威。但罷工示威都在法律的規管下進行,井然有序,沒有市民探訪支援工人的溫情場面,沒有捐款,沒有工人生活困苦的煽情報道。罷工者按照工會指示,輪班設置罷工線,任何人包括資方不得進入,沒有與保安或警察推撞,數百人的工潮,很多時只有二三十人舉牌行圈,場面冷清,跟香港的工潮,有點市民和工人聯合對抗為富不仁的企業家的悲壯氣氛有很大差別。

 

  這是因為西方社會相對公平,對較弱勢的工人的權利願意立法保障。罷工是有規管的,若遇緊急情況,法庭可以下令罷工工人立刻回到工作崗位或下令資方立即談判,而工會和資方必須合作,大家依本子辦事,不涉私人感情。但沒有罷工法,沒有集體談判權,沒法可依,資方與勞方都容易因為對方的態度或言語而產生怨懟。一涉及感受,容易產生不理性想法,即使工潮解決,勞資雙方也可能出現裂痕。若政府肯積極面對工人權益及其他富爭論性的問題,及早處理和立法,就不會動輒激發社會情緒,引致亂局。







政治宗教不可分

日期:4月7日 2013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月前心下悄然決定,公開言論少講政治。主因是每人的處境和想法大不相同,在這個喜歡互相辯詰攻訐、情感奮然勃發的社會,些須分歧都難免飛沫四濺、纏繞不休、沒完沒了。香港生活已然極度繃緊扭曲,人人不是精神亢奮就是退縮萎頓,已抵斷裂邊沿,何堪再來一番口舌摧折。

 

  但看聖經,舊約先知按神吩咐談的都是政治。就以剛在講壇研讀過的《阿摩司書》為例,以色列國的祭司對阿摩司說,不要在以色列說預言,要說,到猶大說去,「到那邊搵食」,因為這裡有王的聖所,有王的宮殿(摩六10-13)。先知談道,涉及王室命運權力、貴胄操守作為而被警告,不是政治是什麼。

 

  其實人人都關心政治,因為政治涉及權力,權力涉及經濟利益分配,施政也直接干係民眾的生活方式和民生基本,政策反映社群特色(例如香港是否一個關愛的社會,藉由福利政策反映出來)。但因為香港社會異常複雜,各種利益矛盾衝突關係盤根錯節,多數人弄不明白,大感迷茫,聽到每日的新聞議論,猶如烏鴉刮噪,令人心神煩亂,只好置之不理。

 

  基督徒在世事紛紜罪行滔天的世界中,與身邊的人共同過活。因此,政治既牽涉經濟社會民生潮流和意念,就一刻不會與我們相離。信仰,就是在紛亂之中,摸著從天上垂下來的一條看不見的繩子,以平安喜樂渡過世上的甘苦憂戚。







昔日文章

2018     2月
201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201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5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4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     1月     2月
2010     1月
2009     1月     2月     3月     4月
2008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