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文章

Go Home

道德意識

日期:9月30日 2012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不少研究中西文化的學者都認同,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化是一種「羞恥文化」,西方社會是「悔罪文化」。中國文化以道德為本,西方則是基督教。

 

   中國不是沒有宗教,西方也不是不談道德,但塑造中國人文化氣質的主要因素是道德而非宗教。中國人沒有「罪」的觀念,不談上帝與魔鬼,沒有救贖,因為人既沒有罪就不需要拯救,只需自我完善。但中國人有極強的對與錯,是與非的觀念。知道自己做了錯事,或被人指出錯處,我們會感到羞恥,但不會覺得開罪了上帝。論語《為政》篇:「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就是說,管治人民,以道德和禮教去感化他,人民就會感到羞恥,自動守法。中國人喜歡罵人「無恥」,動輒以「大是大非」為論點爭取道德高地,就是這種深入骨髓的道德意識在作祟。

 

   遇到爭議,中國人當然會講道理,但在講理之餘,我們都慣性地向對方扣帽子:「走狗」、「奴才」、「前朝餘孽」、「千古罪人」。道德批判是抗爭手法的一部分,而當彼此都在抗爭中以道德作為武器時,放棄或修正自己的立場,就是失德。道德既是做人的最高價值,因此不能失德,不能妥協。民主黨一妥協,就被痛罵虛偽(偽民主)。








罪惡意識

日期:9月24日 2012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聖經說,上帝把眾人都圈在罪裏(加三22),也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羅三19)。西方人受基督教影響,謙卑的人自覺有罪,尋求拯救;驕傲的人雖然否定有神,但罪惡意識揮之不去,內心常感歉疚。

 

   罪惡意識讓西方人尋求上帝、救贖和超越。上帝和天國的存在,讓他們不斷反省人類的有限,人有罪性,會犯罪。中國人也追求超越,但那是自身的內在超越,不是對天國的嚮往。人的問題是不夠完美,要發奮成為聖人,但他本身沒有先天的問題要解決。所以西方人的問題,是人與上帝關係的問題,中國人的問題是人自身,或人與別人的問題,也就是倫理問題、道德問題。

 

   我們時常說,對事不對人。反向思維在這裏產生作用,中國人就是因為時常針對人,才會這樣說。對事,可以妥協;對人,尤其是當我們認定對方是壞人,是失德的人,跟他一起,我就是同流合污,比方梁振英,很多人破口罵他是「大話精」,對這樣的人,對這個「無恥」的港共政權,不能妥協,不能與這樣的人同坐同謀,而非國教科能否討論的問題。民主黨進入中聯辦商談政改方案,就犯了這個道德大忌。

 

   西方社會沒有這種文化包袱,讓他們真正能夠做到對事不對人,他們妥協的是「事」,而不是「人」。







抗爭與妥協 

日期:9月16日 2012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政治是什麼?有人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不過,香港人參與政治,推崇抗爭,絕少妥協,有人甚至聽到這兩個字就反感。「妥協」是出賣、被收賣、虛偽、腐爛的代名詞。不停止抗爭才是有骨氣、道德高尚的表現。

 

  統治香港百餘年的英國,卻是政治妥協的專家。英國在幾百年前,已經不流血地以談判方式結束皇室的封建統治,設立沿用至今的政治制度。中國幾千年都是在搞農民革命,等而下之,無論是社會爭議,還是少數人閙意見,幾乎都是爭得面紅耳赤,彼此譏諷大罵,最後要找頭面人物出來擺平。

 

  我不是想討論遇到社會議題,是抗爭好還是妥協好。有人說,對話固然好,但面對強權凶暴,在大是大非之前,沒有選擇,只能抗爭。這對。但我想說,我們選擇抗爭還是妥協,除了處境的考慮外(香港的政治處境就是沒有民選政府,背後還有貪腐和侵害人權的中國政權,若政治處境改變了,香港人會較多選擇妥協也說不定。),也許還有更深層的文化因素在影響我們的決定。中國人不是沒有妥協,英國人不是沒有抗爭,但兩個民族在處理矛盾和衝突的慣用模式確有不同。英國人以妥協為功,中國人卻以妥協為恥。兩者分別究在何處?







投票

日期:9月9日 2012年

作者:麥耀安牧師


         投票日總要寫點什麼。自認政治正確,所以在這裏不會發表任何關於投票意向的言論,這樣做,也可能觸犯了法例。你有兩票,要不要投,想怎麼投,是你自己的決定。不過,香港目前的選情實況是,票投向誰,主要由政治取向決定,民生問題絕對沒有影響力。你看美國總統選舉,主要議題是經濟、就業、醫療福利。共和黨羅姆尼的提名演說,諷刺奧巴馬的政綱不切實際,譏笑奧巴馬想拯救地球,但若是他當選總統,只想美國人有工做,家庭幸福。投票的目的是選出管治班子,著重點是生活,但香港人目前不可能選出執政黨,所以投票的效用只能是表態。

 

  沒有政黨政治,不能選舉行政長官,那兩票能夠辦到的是發洩情緒,不能改變自己的生活,也不能實現對社會的願景。為什麼今年有這麼多獨立人士出來競選?為什麼看選舉論壇只能找笑料,看那位候選人最「騎呢」,那位選舉人罵人罵得最「過癮」,誰最出洋相。不是什麼,是香港特殊的政治制度做成的。

 

  所有的非理性謾罵、攻訐、惡意中傷、「騎呢」候選人的湧現,源於大家都知道,選議員入議會,是讓他未來幾年在裡面做一場戯,演活一些腳色,讓自己看着開心,情緒得到發洩,任誰在目前的制度下都不能為市民做什麼實事。但我鼓勵大家投票,因為對城市的精神健康應有幫助,而且若不參與,戯也沒那麼好看。







昔日文章

2018     2月
201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201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5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4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     1月     2月
2010     1月
2009     1月     2月     3月     4月
2008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