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文章

Go Home

毅行者感言

日期:11月25日 2007年

作者:周樂恬


  我錯了!原來每一位完成一百公里行程的朋友不單值得尊重,更值得好好的給接送回家休息,因為實在太累了。

 

  我也錯了!你可以在練習中輕易克服任何三或四段的路程,但要一次過征服群山,即使小小斜坡甚或平路也能把你攔住。行完了,終於能對整個行程一窺全豹。原來平日練習的體會是那麼片面,非到正式行走全程,實在難以想像有多困難。曾聽人說,完成四段若沒有傷病,多數能完成全程;也曾聽說,完成了八段,已沒有高山阻擋,怎吃力也可捱完全程;但我最吃力、最辛苦的時候就是第九、十段。雙腳水泡加上少許撞傷,輕微發燒及嚴重睏倦,曾懷疑怎麼能走完餘下二十公里的「家樂徑」。最後階段,卻原來是最不簡單。

 

  感謝神!隊員的體諒和適切的支援給我動力,咬緊牙關支持下去。半睡半醒的完成第九段,一鼓作氣的完成第十段。即使如此,在最後幾公里,心底仍暗駡為何還未到達終點。所以,我再一次錯了。年前曾拒絕黃先生的邀請,陪伴他行第九、十段,因為太沒挑戰性了,這一次是雙倍奉還。

 

  若不親身體驗、付出,你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偉大」。其中一個令人着迷的地方是,你不會在別的地方受到那麼多與你素未謀面、不相干的人的鼓勵、支持、打氣及在終點的讚賞;那種令人感到光榮的成就感,也許只有走完一生的路程,到達天堂時才會再一次感受到。

 

  我認為身體還健康的人,一生中應該嘗試去參與和完成一次毅行者旅程。若身體狀況不容許,不打緊,人生是一條毅行路徑,到天堂的時候,天使會為你歡呼;生命不會再有遣憾!







與主甜美的一刻

日期:11月18日 2007年

作者:麥耀安


最近的某一天,特意早起,與太太和孩子一起上學。與女兒在學校門口告別,還要走半小時的路才回到辦公室。我喜歡獨個兒走路,特別在秋天有雲的清早,即使路上人和車都怱忙,噪音也大,卻難得有獨處的空間,讓我撫摸自己的心靈,給他一點照顧,也讓聖靈來給他一點滋潤。

 

  在此前一、兩天向神祈禱的時候,已經有一種感覺,要拋開一切的障礙,單獨與神相處。那時即使閉上眼睛,但微小的聲音、天花板的燈光、其他人的動作,對我都是一種騷擾,期望能在寧靜和幽暗中與神親近;繼而發現自己的心靈並不安定,不斷想到其他事情,難以靜下來與神相交,於是有早起親近神的想法。

 

  這天清晨在路上開始默想神,沿途受到汽車的噪音和癈氣滋擾,眼目受到路人和景物的吸引,引致思想漫遊,從思念神轉到無聊的事情再轉到自己身上,幾番驚覺,思緒依然閒蕩如故。即使如此,神對尋求祂的人仍施予極大的恩典,覺得自己比往常喜樂和平靜,但我不甘於此,心靈渴想與神有更深的相交,不要讓任何事情、任何景物、任何思緒妨礙我的心與神親近。我走到公園裡一張長椅上坐下,有點口渴,本想到汽水機買一罐飲品,但當時覺得即使是口裏有甜味,也會妨礙我與神溝通。我閉上眼,一心想着神,心裏呼求神與我親近;腦海中偶爾出現家人和教會弟兄姊妹的影子,我對神說:「這個時候我只要你,為家人和弟兄姊妹祈禱是美事,但這時候,我只要你,我也知道你要我什麼都不要管,只要和你親近,你也一心和我親近。」就這樣一直將心思意念完全放在神之上,也就在這一刻,我感受到神愛我,很短、很短的一刻,太短了,甚至來不及細味,但確實是神的愛,神的同在。這是我過去幾年來與神最親近的一刻,感謝主!





人生毅行者

日期:11月11日 2007年

作者:麥耀安


毅行者要在限期內走完麥理浩徑十段一百公里的路程,人生與這十段路很相似,以下是我的分享:

 

前兩段是人生的坦途,同行者眾,風光如畫,一走廿多里,遇到友好,相互呼應,甚至拍照留念,也有人舉傘而行,似郊遊多於競賽;西灣山雖吃力,兩條長命斜坡也非同小可,但勝在初起步,有力;

第三段是第一個考驗,路程短但艱苦,遇上天雨,下坡時的泥濘和碎石,一步一驚心,超過一半人還得在晚上走這一段,偶爾聽到有人倒地、「哎呀」的聲響,心想有人要退出了,多少影響自己的步伐,但只要有訓練,小心點,又想起快見到支援隊伍,心下一熱,什麼艱難困苦都走得過;

第四段漫長、艱苦而沉悶,支援者帶來的激情已過,各個隊伍拉得很開,隊員間的話也不多,但聞身旁人的喘氣聲;偶爾向後望,電筒點耀著一行毅行路線,大家都沒氣力發聲,卻默默地努力著;努力吧,基維爾軍營是個大站,食物、毛毯、睡床、物理治療應有盡有,而且過了這一段,已經走了一半了;

五至八段除了針山,沒有特別艱難的屏障,但要跟睡魔戰鬥,若有傷患,沙田坳道、大埔道都是退出的好地方,回家就可以洗澡睡覺,不必忍受每走一步的痛苦;大帽山很大風,若有雨最容易著涼,很多人在這裡用盡了氣力和心力,若發燒或頭暈,即使最後兩段毫無難度,也不能夠繼續下去,某某不是走了95公里,因低溫症休克送院嗎;

最後兩段沒有不可逾越的高山,即使有傷病,咬緊牙根總能完成。但路途實在悶、悶、悶,每一個水塘彎道都似曾相識,以為有出路了卻還是在兜圈子,只有路標告訴你是一直在前進,然後,接近終點了,有人逆向而行,是過份熱心的支援者,然後是人聲、拍掌聲和尖叫聲;啊呀!射燈!拱門!有人叫你的名字,熟悉的面孔,到終點了!







自信的毅行者

日期:11月4日 2007年

作者:麥耀安


        第一次參加毅行者是2001年,很多回憶,過程歷歷在目。其中一幕是步上第七段的草山,太陽在頭頂曬得眼也睜不大,四個隊員,兩男兩女,經過三十小時的步行,一晚通宵未睡,之前還用盡了吃奶之力上了麥理浩徑全程最峭的針山,走到這裡,最困難的路程都經過了,沒有傷病,在限期前走完應該沒有問題。不過過程實在辛苦,也許給太陽曬昏了頭,我忽然對隊員說:「任何人走得到這裡,都值得尊重。」

 

        近幾年流行歷奇考驗,導師會要求組員做一些日常不會做的事情,例如獨自在晚上不帶電筒登山,在寒冷天氣下跳進水裡等,考驗參加者的膽量、自信,能否自我突破。毅行者活動沒有設計上的花巧和心思,只給予參加者一個簡單卻艱苦的目標,四人一隊在兩日內走畢100公里,途經二十三座高山,你要怎樣走?中途在那裡休息?是否要睡一覺?由你們自己決定。有部分隊伍會因不同意見而鬧翻,有人會因其他隊員在途中休息過長、打電話甚至綁鞋帶而感到不滿,而被駡者也免不了心生不忿、反唇相譏,所以除了意志體力之外,參加者人性中的優點缺點都表露無遺。

 

        毅行者是終身受用的活動。神學院畢業與同學去中東旅行考察,同行有毅行者隊員。我們途經約旦沙漠地帶,汽車跑一個小時才見到一條村落。以前很害怕這些不毛之地,但那次卻滿有信心的說,只要有水,大不了走它一兩天,不怕。無論如何艱苦,走到最後一刻,終點拱門在望,射燈通明,支授者叫著你們的名字,途中一切的苦都忘記了。你知道自己做得到,即使如何吃苦,甚至跌傷、拉傷、心靈受創,看見終點,你會感謝你的隊員、支援者和捐款人。他們一直支撐着你的身體和心靈前進。你也知道自己可以做很多事,將來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你會對自己說:「沒什麼大不了,我捱過。」





昔日文章

2018     2月
201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201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5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4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     1月     2月
2010     1月
2009     1月     2月     3月     4月
2008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