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文章

Go Home

自立與成長

日期:8月27日 2006年

作者:麥耀安


        在愛禾堂自立這一件事情上,愛民堂的弟兄姊妹很多時會問這一個問題:「愛禾堂有沒有能力自立?」而愛禾堂的弟兄姊妹面對本身堂會的自立,也可能有同樣的問題。

 

  我們時常以為,一個人如果身體發育完全,有經濟能力養活自己,就已經長大成人了。但其實這不是真正的長大成人,而是他有能力自我生存而已。我近日發現,十四歲的兒子已經超越我的高度,他有能力照顧自己的起居生活,起碼他可以為自己做早餐和午飯(炒飯的水準也可以);他理財謹慎,數目分別,若有足夠儲蓄供他支配,相信他可以自我生存。但一個人是否真正長大成人,在乎他能否為自己作出決定,並且為他的決定負責。我的兒子暫時沒有這種能力,所以他不可能自立。

 

  愛禾堂的自立問題,很多人的「着眼點」是愛禾堂的經濟能力。這當然是重要的議題。自我生存是自立的一部分,目前愛禾還未做到收支平衡,所以需要有一年的準備期,也需要愛民把堂址贈予愛禾,讓愛禾擁有和自由處置物業,這對愛禾的繼續生存是一個有效的保證。但愛禾能否真正自立,在於她能否為自己作決定,並且為決定負責。愛禾堂眾弟兄姊妹獲悉自立方案後,經過詳細的思考和計算,考慮過最壞的情況,提出了具體的對應措施,最後認為自立方案可行,於是決定自立。這是愛禾堂自己所作的決定,經過思考,並不草率;而且眾兄姊願意為這決定負責。這是成熟的表現。愛禾堂已經運作了十一年,同工穩定,有清楚的發展方向,出產了多位宣教士,有自己的神學生。我相信愛禾堂於明年自立後,會有更大的自信和勇氣,作出更多有利教會發長和信徒靈命成長的決定,也只有愛禾能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愛民堂不應為愛禾堂作出決定,也不能為愛禾的決定負責。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日期:8月20日 2006年

作者:互聯網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我並不是在叫喊著 我是得救的"

而是在低聲的說 "我曾經迷失過"

"所以我選擇了這條路"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並不是因為我覺得比你高一等

而是承認我一直在蹣跚而行

所以我需要一位生命中的嚮導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我並不是在顯示自己很強壯

而是在承認自己的軟弱

並禱告尋求繼續前進的力量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我並不是在吹噓我的成功

而是承認自己的失敗

並且沒有能力償還所背負的債

 

當我說我是基督徒時

我並不是在自我宣稱我是完美的

而是讓你看到我生命中的瑕疵是這麼的明顯

但神相信我是有價值的







放心交托給耶和華

日期:8月13日 2006年

作者:郭康琪


香港人的步伐急速、生活節奏之快是舉世聞名的事,很多人也被高高的生活指數壓得透不過氣來,被不同的事宜綑綁著,隨便數出數樣已令人感到「頭痛」了! 例如供樓的數字、對子女的教育、為自己的事業而不斷「增值」、物價持續上升再加上可能出現的「銷售稅」、同親朋好友關係遂漸疏離......等等的項目,已足以令每一個小市民也想振臂高呼:「我真的有很多事情未解決呀! 可以怎麼辦啊?」 

作為香港的基督徒當然是沒有例外於這樣的生活壓力,所不同的是我們有信實的 神成為了我們的倚靠、幫助,我們不怕沒有人可以傾訴,並知道我們的平靜安穩是從何而來,因為我們的耶穌基督曾這樣說過:「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享安息。」(太十一:28-29) 可惜的是我們有好好去使用這個「特權」嗎? 既然連休息及陪家人的時間也要犧牲掉時,和耶穌溝通的時間當然更是少之又少了,於是祈禱很容易就會變得非常短促,並且多以求 神解決自己的問題為主,而未必真正可以看透 神的心意,週而復始時,很多問題便仍然緊緊抓在自己的手中,不斷停留在那個走不出來的「死胡同」中了!

祈禱,向 神祈求當然不是一件壞事!(請別誤會!) 問題只是我們在祈求時的心態應該是怎樣呢? 是緊緊抓著自己心意不放還是放心交托給我們的 神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當我看到列王紀上三章中所羅門王向耶和華求告時,給我很大的反省,他貴為一國之君,可求的事項多的是,但他偏偏不求財富、不求名利、也不求長壽,只求蒙主喜悅的事(10-11節),就是要有智慧及聰明去治理 神所賜的國土(9節),於是 神悅納了他的禱告並額外賜他所有沒有求的東西(12-13節)。 因而令以色列國以後的日子更國富民強。 

我們也要學習所羅門那種對獨一真神的信靠、求 神所賜的智慧行先,才可以真正享受到 神賜給我們的豐足生活,如果你今天仍為自己的生活而煩惱著時,我鼓勵你,你也學習所羅門王的禱告,不只求自己的心意,反倒多求神的智慧,我敢肯定你將會看到自己的生活、生命有一個豁然開朗的新景象。







責任會友

日期:8月6日 2006年

作者:麥耀安


        教會每年舉行會友大會選舉執事,本堂累積的會友已經超過五百人,但經常出席崇拜的會友只有百餘位,除了已離世或轉會的信徒外,其餘已移民或多年沒到母會聚會的兄姊,若仍計算在會友總數內,則每次舉行會友大會,都可能出現出席率不足一半,以致會議不能合法召開(俗稱流會)的情況。因此,執事會在多年前實行責任會友制。會友必須登記成為責任會友,才被計算在是次會議的會友總數之中,並且可以在大會中投票和被選。

 

  教會以往是每兩年進行一次責任會友登記,在避免「流會」一事上發揮了很好的作用,但這個方法也有不理想的地方。由於責任會友登記設有限期,若某會友於該段時間內離港工幹或旅遊,則可能趕不及登記;而任何登記手續,都涉及若干行政措施。一間不到二百人聚會的教會,實在不必在行政上如此大費周章。因此,傳道人和執事會一直在想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來評定責任會友資格。經過考慮,我們想到如下的方法:

 

  「任何會友只要在當年的會友大會或特別會友大會前,於當年的一月一日起在本堂出席過一次崇拜,即自動成為當年的責任會友,擁有投票和被選權。」

 

  成為責任會友的主要條件是關心教會事務。本堂的會友大會一般在年底舉行,若在大半年的時間內,一次也沒有出席崇拜,表示他可能並不關心教會事務,或身在外地不能實際參興會務。但為什麼不提出更高的要求,例如十次、二十次、一半以上或三分之二的出席率呢?我們不希望用一個武斷的出席率,去判別弟兄姊妹,特別是這個出席率,決定了他或她有沒有被提名選舉執事的資格。但一次和零次,卻有本質上的分別,故由今年開始,在年內曾經出席過崇拜的兄姊,都自動成為責任會友。





昔日文章

2018     2月
201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201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5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4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     1月     2月
2010     1月
2009     1月     2月     3月     4月
2008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7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6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